GD真人

扫一扫关注微信二维码 GD真人
百度 搜狗 360扫一扫关注微信二维码 GD真人百度 搜狗 360
收缩
Sara
 
服务热线:
0755-82727366

 上班时间:

9:00-12:00

13:30-18:00

EN
当前位置:GD真人>>哪些芯片最缺货?

哪些芯片最缺货?

发布时间:2020-06-18 11:49:35

   “缺货”“原材料紧缺”已经是疫情之外另一个热门话题,似乎整个电子行业也在这里卡住了,二极管供应商都在审视自身要做哪些调整,芯片缺货到底对电子行业造成了哪些影响呢?


   疫情影响生产,电阻芯片恐缺货


   据中国台湾经济日报11月25日消息,下游EMS客户接获华新科通知,因华新科马来西亚厂员工感染新冠肺炎病毒,工厂自23日开始停工三周,在此之前,华新科已提前将部分前制程半成品运回台湾,但数量不多。业界评估后认为,虽然产线停工三周,实际影响可能远不止三周。 首先华新科的马来西亚厂是其电阻产能要地,华新科马来西亚厂由合并日本釜屋电机而来,并以车规电阻为主力业务,今年底月产能挑战450亿颗,晶片电阻平均稼动率约90%。 其次是厂区爆发疫情的“时间点”不巧,现在恰逢汽车电子和手机的需求回升,产业对电阻芯片的需求转旺,且恰逢年前备货需求即将到来,新华科作为全球电阻产能排名第四的大厂停工,肯定对供给面造成冲击。

晶片.png

   来源:工商时报 再者电阻芯片原厂在年底将面临招工挑战,加上晶片电阻上游所需的「钌」材料因矿区停工,导致价格飙涨,冲击晶片电阻厂的材料成本。各方因素挑战下,产业开始担忧电阻芯片的正常供应能否得到保障。 供应链人士表示目前台湾各大电阻厂稼动率维持在60~90%,还有拉升空间,不过由于年底招工难,各大电阻厂均优先巩固自己的友好客户、挑单生产,要插队生产的难度相当大。 下游客户特别关注的0201电阻的供应也不例外。供应链贸易商评估,受波及的规格包含车规电阻、0402以及0201等小尺寸电阻,High Power产品也连带受影响。 值得一提的是,马来西亚向来是被动元器件生产重镇,现在疫情再次小范围爆发,恐地方政府对当地生产管理加严,影响更多被动元器件的生产。


   AKM火灾,影响晶振供应


   日本旭化成集团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旭化成微电子株式会社(简称:AKM)发生在10月底的那场持续91小时40分钟的大火早已被扑灭,可火灾对半导体供应链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。


   图:AKM火灾 来源:日本共同社 大火过后,AKM主要负责制造LSI(大规模集成电路)的工厂停工了,预计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恢复生产。旭化成集团表示会增加代工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,但由于火势太大,使用旭化成音频 IC、传感器等产品的原厂开始抢货,AKM产品供应远不及需求。AKM一度传出"部分型号上涨 22 倍" 的消息。 AKM产品缺货的影响很快传至供应链。供应链人士11月25日对芯师爷表示,市场上“TXC和TDS 的晶振都很缺”,有贸易商直接表示“TXC晶振不卖了”,而AKM就是这两大晶振原厂的原料供应商。实际上温补晶振在11月初已经出现缺货了,台湾第一晶振大厂TXC的温补晶振,本身是热销产品,又经大火引发市场恐慌性囤货,该芯片的价格激增多倍,甚至市场上基本买不到货。目前有源晶振的价格也翻了几番,隐隐显现抢货的态势。 AKM的火灾给石英晶振行业带来的影响值得进一步留意。


   8寸晶圆紧缺,模拟芯片接连缺货

   

   11月24日,供应链消息表示目前上游芯片涨价现象已蔓延至手机摄像头芯片。 某业内人士透露,从12月1日开始,三星原厂部分型号的摄像头芯片开始涨价,最高涨幅高达34.8%。 不过,目前摄像头芯片是部分缺货,“5M、8M的手机摄像头芯片较为紧缺,其他像素的摄像头芯片不缺。”该业内人士透露。 “S5K5E9和S5K4H7这两个芯片从12月1日开始涨价,其中,S5K5E9从原来的0.52美金(约合3.42元),涨到0.7美金(约合4.61元);S5K4H7从原来的0.9美金(约合5.93元),涨到1.05美金(约合6.91元)。” 


   而这些摄像头芯片缺货的原因在于供需失衡。目前需求方中,中低端手机在向多摄发展,除了主摄像素以外,其他辅助摄像头用的多为5M和8M;而潜望式的以8M为主,TOF以5M为主,人脸识别用的也多为5M和8M。 在供应端,摄像头芯片采用8英寸晶圆生产,8英寸晶圆整体缺货。原厂们暂时也无计可施。


   来源:经济日报 8寸晶圆产能紧张影响的不仅仅是摄像头芯片。实际上,从半导体应用分类来看,模拟电路包括MCU、射频芯片、指纹识别芯片、图像芯片、传感器、电源管理芯片等,这些芯片基本采用8寸晶圆制造工艺。在需求爆发,8寸晶圆产能不足的情况下,这些芯片都有可能出现供应困境。 其中电源管理芯片和MCU已经“缺货”一段时间了,快充芯片供货紧张的情况芯师爷此前也有报道《需求井喷,快充“芯”事重重》。主要依靠8英寸及6英寸晶圆生产的MOSFET目前也已经沦入“缺货区”,“现在市场上的MOSFET价格普遍上涨10-20%”有业内人士表示。


   芯片缺货,产业链上下受影响


在本轮“缺货”中,终端厂家非常无奈。今年年初由于疫情,上半年各家终端产品的供货能力和终端需求都有所下降,下半年随着疫情逐步好转,终端需求复苏,终端厂家在下半年扎堆发布新品,芯片需求急剧大增,却遭遇“一芯难求”的局面,有厂家感慨:“上半年有货客户不出,下半年爆单但是缺料”。 就连在供应链上表现强势的芯片应用大户——手机厂商也深陷芯片“缺货”泥潭。


   10月才发布的iPhone 12销量好得出乎意料,但在双十一期间苹果曾一度下架其天猫旗舰店的iPhone 12 购买链接。据媒体报道,苹果正面临iPhone 12以及其他设备重要电源管理芯片的严重短缺问题已经开始威胁到iPhone的出货能力。 原本各大手机厂商预计在2020年能普及的千元5G手机恐怕也要延至明年才能大批量上市。 手里有货的芯片供应厂家倒是不慌,大多用涨价来回应市场缺货。有终端厂家对此表示理解,“芯片市场本就受供需变化影响,今年疫情对各行业打击不小,要是能供货的话,也算不错的选择”。


   但也有突发意外下,无货可供的厂家如上文提到的AKM,原厂和货源不足的供应商都只能干着急。 相比能对上游催货的终端厂家和可以涨价的供应商,芯片设计公司,特别是中小型芯片设计公司处境左右为难。左边是晶圆厂,在当前晶圆供应紧张的情况下,晶圆代工厂催不得,也可能催不动,产能释放要靠等,可能等也没用,有用也可能要涨价;而右边要面对客户不断催单。既担心芯片不能及时生产,也担心客户转单。